2022年美国民主情况

2022年,美国持续陷入民主失真、政治失能、社会失和的恶性循环。金钱政治、身份政治、社会撕裂、贫富分化等问题愈加严重。美国民主弊病已深入政治和社会肌理的方方面面,并进一步折射出其背后的治理失灵和制度缺陷。

尽管自身问题成堆,美国却仍居高临下,指手画脚,充当民主教师爷,编造和渲染“民主对抗威权”虚假叙事,围绕美国的私利,在全世界划分“民主和非民主阵营”,张罗举办第二届“领导人民主峰会”,向各国盘点和分派“民主兑现承诺”。这些做法无论是打着“道义”的花言巧语,还是操着利益的掩饰手段,都隐藏不住将民主政治化、工具化,推行集团政治、服务维霸目标的真实意图。

本报告通过大量列举事实和媒体专家看法,系统梳理和呈现过去一年美国民主的真实表现,揭示美国国内民主乱象及其在全世界兜售和强加民主所制造的混乱与灾难,让世人进一步认清美国民主的真实面目。

美国无视当前自身民主面临的种种问题和制度危机,固执地认为美国民主仍然是全球样板、民主灯塔。这种妄自尊大不仅让美国民主弊病积重难返,也让世界各国继续深受其害。

美国民主制度好似外表光鲜的舞台,各路政客你方唱罢我登场,但无论表演多么精彩,都难掩许多长期的严重积弊和始终难以解决的无奈现实。法国《世界报》指出,2022年是美国民主经历怀疑的一年,一场无声的内战已在美国扎根,修复受损的民主需要国家意识和公共利益意识,但目前两者都缺乏,对美国这样一个长期自视为典范的国家来说实属悲哀。瑞典智库“国际民主及选举协助研究所”2022年将美国列入“退步的民主国家名单”。

2021年1月6日发生的美国国会暴乱已过去两年,但美国的民主体系并未也难以真正吸取教训,政治暴力还在发展恶化。《》《纽约客》指出,美国民主正处于前所未有的糟糕状态,国会暴乱事件充分暴露出社会撕裂、政治分裂以及虚假信息大行其道。国会两党虽然都意识到美式民主的陈年弊病,但在日益极化的党派政治氛围中,出于各自利益,都缺乏革新决心和魄力。

2022年,美国国会再度瘫痪,原因不是因为暴乱,而是源于党派恶斗。第118届国会众议长难产闹剧连演4天,最终历经15轮投票才选出众议长。在最后一轮表决中,共和党、分化决裂,票只投给自己人。《》称,美国国会未来两年还可能反复陷入这种混乱状态。美国一家政治咨询公司主席布拉德·班农直言:“众议院在此次风波中闹得一团糟,再次表明美国政治机构在衰落。”

美国各界也忧心忡忡。布鲁金斯学会2022年发布报告指出,曾经引以为荣的美国民主制度面临系统性危机,正加速走向衰败,对国内政治、经济、社会的影响已从局部走向整体,将对资本主义的合法性和未来发展带来严重危害。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报告称,美国民主制度正随着美式资本主义固有弊病的加重而加速衰落,处于危险转折点。投票限制、选举舞弊、政府失信等多重挑战将加速美国民主解体。欧亚集团总裁伊恩·布雷默撰文指出,美国民主制度功能失调使人们担忧2024年总统大选可能再度引发暴力事件。大量社会热点问题持续引发公众愤怒和对美国政治机构合法性的质疑,不少民众担心如此下去不知美国民主制度还能正常运转多久。

和共和党都面临内部激进派别的崛起,在选民基础、意识形态、身份认同等方面日益泾渭分明,传统上基于政策妥协的党际平衡难以为继。两党不仅视对方为政治对手,而且是对国家的威胁。《纽约书评》刊文指出,美国已是“两国之国”,共和党和分别领衔两个尖锐对立的国民群体,各自形成一个联邦政府。美利坚合众国已成为美利坚分裂国,“两个美国”之间的不和日益加深,政治极化达到前所未有的严重状况。

两党内斗轮番升级,政党利益、集团利益被置于国家利益之上,相互攻击和指责无所不用其极。2022年8月8日,前总统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被执法部门查抄,特朗普称司法部玩弄政治,阻拦其再次竞选总统,自己遭到政治迫害。共和党则对拜登总统住所发现穷追猛打,对拜登政府自阿富汗撤军事件展开调查,推动问责,国家机器沦为政党谋取私利的工具。

政党政治更加明显地以种族和身份划线。《金融时报》刊文指出,共和党代表白人、小城镇和乡村,则代表城市和多种族人群。两党均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拥护者认为可以用暴力实现政治目的。当一党选举失败时,支持该党的选民仿佛感到自己的美国被外国势力占领。政治学家芭芭拉·沃尔特称,美国已成为介于威权和民主之间的“派系林立的无支配体系”。

政治极化使公共政策出台愈发困难。根据GovTrack网站数据,美国历届国会成法数量呈递减趋势,从93至98届国会的4247项下降至111至116届国会的2081项。成法数量占提案总数比重下降更明显,从106届国会的6%降至116届国会的1%,20年间减少了5个百分点。

两党争斗手段越来越低劣。斯坦福大学政治和社会学教授戴雅门指出,参加选举各方本应遵守克制用权、拒绝暴力等民主规则,然而在今天的美国,这些规则已面临瓦解。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政客和民选官员为获取或保留权力,宁愿不顾和放弃民主规则。另一方面,由于缺乏政治共识,越来越多的民众倾向于接受激进政治观点。美国民主已陷入严重不稳定状态。

英国剧作家亨利·菲尔丁有句名言:“把金钱奉为神明,它就会像魔鬼一样降祸于你。”在美国政坛,金钱是政治的母乳,选举日益成为富裕阶层的独角戏,普通民众对民主的呼声和诉求反倒成为政治的“杂音”。当金钱这只魔鬼充斥在美国政坛的每一个角落,受挤压的必然是公平与正义。

2022年中期选举是美国金钱政治的最新注解。长期跟踪美国政治献金流向的“揭秘”网站披露,2022年中期选举两党耗资超过167亿美元,刷新了2018年140亿美元的纪录,超过全球70多个国家2021年全年的国民生产总值。佐治亚、宾夕法尼亚、亚利桑那、威斯康星、俄亥俄等州联邦参议员竞选开销平均超过1亿美元。超过90%的参众议员候选人通过砸钱赢得选举。资金来源不明的“黑钱”实际总额难以估量。

美国政治“富人游戏”本色日益显现。根据美国布伦南正义中心数据,21个捐款最多家族每家至少捐助1500万美元,总计达7.83亿美元,远超370万小额捐款总和。亿万富翁提供15.4%的联邦选举资金,这些巨款大部分流向了可以接受无限捐款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

巨额的竞选资金消耗并未转化为有效的国家治理。相反,政治分肥愈演愈烈。《联合早报》刊文指出,过去几十年,西方民主政治已经变质。财富日益集中到少数人手里,贫者愈贫,富者愈富。政治把持在富人和政客手中,为自身利益服务。民众虽有投票权,却无法对政治产生实际影响。这种无力感和对传统政党、政府丧失信心的失落感,催生了民粹主义,但问题仍无法解决。

美国一向标榜。但实际上,美国的奉行以我为准的美国标准。党派利益和金钱政治成为压在头上的“两座大山”,只要是不利于美国政府和资本利益的言论,都会受到严格限制。

美国政府全面监管媒体和科技公司,干预社会舆论。2022年12月,推特公司首席执行官马斯克和记者马特·泰比连续发布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