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观察 生成式AI对新闻传播业的“再格式化”

编者按:随着ChatGPT成为社会热议话题,生成式AI对新闻传播业的影响也开始浮出水面。苏州大学传媒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陈龙在《传媒观察》2023年第3期刊文,从媒介社会学视角审视这一现象,认为依据这种社会新型操作系统,新闻传播业将会发生再格式化。生成式AI是多样化人类交往形式的一种,是对人类交往实践形式的一次提升,其内在机理是人类交往实践中人-机器心智互构的主体间性形成过程,通过不断的人机交互实践,生成机器的心智。而其结果将导致新闻生产中文牍主义的终结并催生“后新闻”生产。

ChatGPT引发全社会的关注,它预示着AI颠覆性的技术将会影响到我们所有人,将会给社会带来一次新的“洗牌”。在这场新的媒介化浪潮中人们开始担心新闻传播业将会发生变化,如新闻传播知识版图将会被改写,新闻传播职业岗位会消失……对ChatGPT引发的AI热,更需要冷思考。

那么,如何看待生成式AI可能对新闻传播业产生的影响?如何看待人作为主体在新闻传播业中的变与不变?

生成式AI是对人类交往实践的一次升级,由此带来新的型构。库尔德利、赫普(Couldry&Hepp)在《现实的社会建构》《现实的中介化建构》《深度媒介化》等著作中将数字化媒介技术变革所带来的“型构”落实在交往实践层面。社会个体正是通过这些相互关联的实践来建构“互型”。而如果没有人们所用的与之相关的对象和媒介技术,就无法理解这些实践。需要注意的是,之所以将“交往实践”而不是“传播实践”(communication practice)作为互型的构成维度之一,是因为在《现实的中介化建构》一书的语境中,“交往”(communicative)涵盖的人类行动更广泛,是指“广义的传播”。交往的媒介逻辑是如何体现的?赫普强调有三种方法,即“相互作用”、“组织”与“技术”。他认为,技术手段非常关键,“在这里,媒介逻辑被理解为物质可供性。”技术创新具有无限性,可以生成无尽的交往形式。媒介技术导致了人与人沟通方式的变革,朝着可替代性方向发展。所谓可替代性,是指虚拟世界的交往行动替代现实世界中的交往行动,形成以虚拟性为特征的组织原则和组织关系。编程的可供性就是对现实世界的一种拓展。那么,当我们进入这个充斥着由“被编程的社会性”所组成的虚拟世界,当软件程序建构了我们的社会关系和交往行动的时候,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等诸种关系都将发生变化。作为一种编程技术的结晶,生成式AI其可供性正是数字技术追求的一种新的结果。

随着算法技术的不断进化,AI会在功能可供性方面发挥巨大作用。特别是不断完善物理性的功能可供性、可感知的功能可供性、关系性的功能可供性,在归档、评判内容、制造信任感、主动或被动地寻找信息等方面为用户提供方便。因为技术可供性的无限拓展,使得交往行动在界面架构(architecture)上毫无障碍地展开,等同甚至超过了现实的空间。这里,技术为界面可供性展现了无限宽广的前景。界面尤其是移动界面就是一个汇聚万千条线的枢纽,在架构起人类交往诸种功能后,其社会性建构将按照可供性条件四处展开。

以交往实践来看生成式AI,不难发现其作为新“型构”的价值。ChatGPT确实是人工智能发展史上一个很大的突破,其惊艳亮相标志着人工智能发展从量变走向质变。它标志着人工智能将掀起继互联网崛起之后的又一次变革。所有社会关系都将采取网络形式的想法一直是媒体和传播研究中的一个热门话题,特别是与数字媒体相关的话题。其论点是,人们不是成为静态群体和社区的一部分,而是被嵌入代表“社会新操作系统”的开放网络中。一方面,就其行动者群体而言,新兴的新型构往往更具流动性,同时它们延伸到更大的长度。另一方面,数字媒介是这些型构的组成部分。我们剖开这种新型构的内在结构,不难发现,这是一场以算法、数据和算力为基础设施的深度媒介化变革。

从这个意义上来理解生成式AI对于新闻传播业的影响,不难看出,生成式AI作为人机互动形式,不过是对人类交往实践的一次升级,新闻传播实践则不过是交往实践的延伸。在去中心化时代,新闻业已从机构化的生产向UGC、PGC等方向发展,生成式AI不过是加速了这一进程,而节点化的UGC等形式正是基于交往实践而开展的。未来生成式AI的内容生产,仍然体现基于交往实践的社交属性。新技术架构起新闻传播新模式,并使得这种新型新闻实践直接转化为一种文化实践。

身处平台网络所塑造的环境中,人就得按照这个环境中的规则行事,并将其中的规则、技巧融入到身体中。如同骑自行车,只有当车与人协调一体时你才能自由驾驭。杂技演员只有身心物一体,才能有精彩的杂技表演技能;指挥家只有吃透每个音符的意义,才能演绎出精彩的交响乐。古人有云: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这里虽含有熟能生巧的成分,但更重要的是器物、技术与身体三者的协调,是一种深度学习的过程,这就是具身性之“道”。人与机器的关系首先是互相学习,然后才是具身互构。机器学习人的心智,人也适应机器的“心智”。在这一过程中,机器产生了分析、判断、推理能力,而这正是生成式AI的进化标志。随时随地使用AI应用技术,将是未来新闻生产不得不面对的现实。而“观千剑”的人机磨合过程,必将产生新的媒介实践形式。据此,未来必然会产生类似的Web2.0所带来的媒介实践。

AI连接主义通过优化神经网络算法已突破“经典人工智能”(符号主义)所存在的技术屏障,并使“机器写作”在新闻传播中表现出强大的应用潜力。与此同时,机器深度学习也开始涉足虚构型文体。尽管生成式AI在涉及创意性写作领域时还存在诸多缺陷,但“数字化诗人”的出现已彻底刷新了文学界对于人工智能原有的认知。在道生万物的过程中,深度学习需要的只是时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深度学习包含了心智的提升。我们不能忽视人与机器之间的主体间性问题。深度学习过程中,“他心”能够从无数数字痕迹中捕获,经过海量训练,机器智能发展到特定阶段就能够独立完成诸如文学艺术之类的创造性活动。在主体间性的实践中机器将具有类似于人类的“自我意识”,它可能会创造出另一套不同于人类的表意体系。

从人机对话、人机协作到人机一体,深度学习的算法技术可以达到前所未有的境界。生成式AI使新闻生产的具身性成为现实。随时随地进行新闻报道,且不受主体条件、技术条件的限制,于是,AI新闻内容生产的时效问题、特效问题、可看性、可读性问题基于算法都可以得到有效解决。一个AI平台,只需要提供新闻视频素材、按照新闻报道要素和侧重点要求,就可以完成电视新闻报道,然后由机器人主持人进行播报,这个场景越来越近,它即将终结摄像、撰稿、播报的技术分工,采写编评一气呵成。传统新闻报道的技术分工消失了,去编辑部中心的步伐进一步加快。此后,随着新闻生产的行动者群体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新闻生产的转型再格式化将不可避免。生成式AI促成新的社会角色——自由记者的诞生,自由记者作为“媒体行业的灵活劳动力”所扮演的角色,将由于编辑部的裁员而增加,并且专业人士的工作状况随着媒体变革的进程而发生变化。例如,MCN机构记者已经出现。具有独立行动力的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