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时事素材 7月时事

7月19日,著名花滑运动员羽生结弦在日本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不再参加竞技比赛。

羽生结弦从4岁开始学习滑冰,12岁时已经定下成为奥运会冠军的目标。多年的奋斗与努力,让年仅19岁的他在索契冬奥会中成功夺得男子单人滑项目金牌。

2018年平昌奥运会之前,羽生右脚受伤,整整停赛3个月,直至冬奥会赛前一个月才恢复训练。

凭借顽强拼搏的精神,他以一曲技巧性和艺术性都无与伦比的“阴阳师”夺得金牌,成为66年来第一位蝉联冬奥会男单冠军的花滑选手。

发布会上,他表示:“今后我不会被赛场所限,会在更多的地方展示自己的花滑表演。”他也强调自己将继续挑战四周半跳。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即使今后远离赛场,他仍自信地说道:“未来等我32岁,甚至40岁的时候,我也许还会在舞台之上。”

这只以“马踏飞燕”为原型的铜奔马毛绒玩具凭“丑萌”造型出圈,圈粉无数,一夜登上多个平台热搜。

随着铜奔马毛绒玩具的持续走红,两个线上官方销售渠道均已断货,线下文创中心亦挤满了抢购者。甚至有人在凌晨5时即排队等待进馆,只为能入手一个铜奔马爆款文创。

此前,甘肃省博物馆推出的绿马头套、“绿马出行”文创口罩,以及最近新出的铜奔马金属胸针、创意折扇等一众文创产品也火爆网络,掀起购买热潮。

“一马难求”的背后,是文物特色与文创产品的巧妙结合,也是传统文化与创新形式碰撞出的花火。

正如人民日报评论道:“借助文创产品的展示和销售,曾经束之高阁的文物在以另一个形式走进人们的日常生活,在润物无声中铭记着历史,传承着文明。”

无数网友再次被这位驻村书记的故事打动:“早已知道结局,却还是忍不住想你。”

读研期间,黄文秀一直关注基层教育及扶贫,并在毕业时毫不犹豫地决定回到山里:“我要为改变家乡贫穷落后面貌尽绵薄之力。”

2018年,黄文秀主动要求担任百色市百坭村,立志改变这个深度贫困的村落。

起初,村民对她不抱希望。面对猜疑与拒绝,黄文秀选择挨家挨户上门走访。贫困户拒绝开门,她就去两次、三次;贫困户不在家,她就到田里边帮忙边聊天。

“只有扎根泥土,才能懂得人民”。黄文秀在驻村日记中记录了工作的点点滴滴,还手绘民情地图,标注了每一户的家庭情况。

2019年6月,黄文秀遭遇突发山洪不幸遇难。她的生命定格在30岁,身影却长存在许多人心中。

“每个人都有一道伤口, 或深或浅,盖上布,以为不存在。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但就在7月11日,莫言本人却通过微信公众号在线打假,晒出亲笔信进行辟谣,并附上一句真正的名言:“这些作者都是才华横溢,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名字发自己的作品,用我的名字,岂不是便宜了我。”

傍名人、造名言的乱象早有发生。鲁迅、张爱玲、杨绛等名家都曾被假造名言,“鲁迅说我没说过”更一度成为网络热点。

假名言现象猖獗,是不良作者追求热度,不惜冒名顶替所致;某些读者盲目崇拜名人,轻信谣言无疑也助长了假语录的传播。

唯有原创作者拿出自信,表现真实;读者擦亮双眼,认真辨别,方能常怀敬畏之心,去伪存真,终结“伪名言”、“伪名作”。

孟子早有言道:“尽信书,则不如无书。”面对纷乱复杂的传播环境,著名作家莫言在线辟谣,北京鲁迅博物馆则专门建立名句检索系统。作者奋力打假之余,读者更应树立求真精神。若一见到名言则不加辨认、照单全收,一听到署名则盲目相信、大肆附和,则“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何在?唯有敢于质疑,求知求是,方能去伪存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