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华为公布2022年业绩孟晚舟:个人案件已画上句号;徐直军:如果要买华为5G手机得等……

3月31日下午,华为举行2022年年度报告发布会。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以及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出席了发布会。

报告显示,2022年华为整体经营平稳,实现全球销售收入6423亿元,净利润356亿元。面向未来,华为持续加大研发投入,2022年研发投入达到1615亿元,占全年收入的25.1%,十年累计投入的研发费用超过9773亿元。

“雪后疏梅正压枝,春来朝日已晖晖。对我们来说,我们有压力,更有信心。”华为副董事长、轮值董事长、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现场表示,“我的个人案件(加拿大引渡案)已画上句号”。

会上,孟晚舟回应了将于4月1日起正式当值轮值董事长一事。“依照公司《治理章程》,我们是体制的接班、制度的接班,从来都不是个人接班,而是集体领导。华为不把公司命运系于个人身上,而是‘一张蓝图画到底’。公司的治理章程已经明确了轮值的职责,我和其他两位轮值董事长都是一样的,我们都会按照规则履行。“

3月27日、28日,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工会第四届持股员工代表会在深圳坂田华为基地召开会议。会议进行了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会换届选举,产生了公司新一届董事会董事长及董事会成员。最令人关注的是,华为董事会确定副董事长徐直军、胡厚崑、孟晚舟担任公司轮值董事长。轮值董事长轮值期为六个月,孟晚舟将于2023年4月1日~2023年9月30日担任轮值董事长。

有记者提问华为轮值董事长孟晚舟现在去美国出差是否影响?孟晚舟表示,随着法官批准警方的撤诉申请,我的个人案件画上句号。孟晚舟表示,华为进入全球 170 个市场,我们的每一位员工都会根据工作的需要以及工作计划来安排正常出差。我和我的团队都在工作中忠诚履职于我们的业务,服务于我们的客户。

会上,谈及华为手机何时能恢复5G芯片时,徐直军回应称,“供应链遇阻使得我们的手机业务受到的影响最大,从世界第二到‘Others’的行列。现在只能制造4G的,但由于我们在折叠屏、在体验上不断进步,还有人愿意买4G手机,我们的折叠手机可以做到跟直板机一样的重量,如果要期待买到华为的5G手机,要等待美国商务部的批准。”

在华为无法获得充足核心零部件供应的情况下,华为手机自2021年开始在IDC公布的出货量榜单中就已被列入“Others”的行列。华为空缺出的高端市场主要被苹果承接,目前苹果已经是中国高端手机市场的领导者。Counterpoint Research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10月,苹果公司在中国的月度市场份额达25%,为历史最高水平,并且连续两个月成为中国市场第一大手机品牌厂商。

今日(3月31日)下午,华为发布了2022年年度报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回顾2022年,严峻的外部环境和非市场因素,继续影响着公司经营。身处暴风雨中,我们在继续奔跑,努力保障业务连续,确保对客户的支持与服务;我们也努力多打‘粮食’,使自己既能生存下来,也能为未来的发展打下基础。”

徐直军强调:“2023年,是华为生存与发展的关键之年。今天的华为,就像梅花,梅花飘香是因为它经历了严寒淬炼。我们面临的压力无疑是巨大的,但我们也有增长机会、有组合韧性、有差异化优势、有客户和伙伴的信任和敢于压强式投入。因此,我们有信心战胜艰难困苦,实现持续生存和发展。”

会上,孟晚舟在回应如何看待财务稳健上表示,“从两个方面来看,我们的客户和合作伙伴依然在相信华为、选择华为;其次,去年末,我们的净现金余额是1763亿元,可以支撑大部分商业计划,总而言之,我们依然存在,还将继续存在。”

她还表示,“我深信,只要我们持续奋斗,永不言败,我们的每一分光阴和每一份付出都不会白费,我们不一定能成功,但我们向死而生,怎么能不成仁?”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报告显示,2022年全年,华为整体经营平稳,实现全球销售收入6423亿元,同比增长0.9%;净利润356亿元,净利润率5.5%,净利润率处于低位。面向未来,华为持续加大研发投入,2022年研发投入达到1615亿元,占全年收入的25.1%,十年累计投入的研发费用超过9773亿元。

具体到三大BG(业务集团)来看,华为在运营商业务领域实现销售收入2840亿元,华为企业业务实现销售收入1332亿元,终端业务实现销售收入2145亿元。

会上,徐直军再次重申华为“不造车”。据报道,31日,华为内部再发关于汽车业务决策的公告,该公告由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签发,再次强调华为不造车,有效期5年,并且对华为标志在汽车设计上的露出提出了严格要求,强调“华为/HUAWEI”不能出现在整车宣传和外观上。

徐直军表示:“今天上午,华为发布了不造车的决议,我们决议的‘有效期年为5年’(这点)引发讨论,但实际上我们所有文件的有效期最长就是5年。华为的战略没有变化,我们会帮助车企造好车,成为智能网联汽车增量零部件供应商。最近我们确实有些部门、个人、有些合作伙伴在滥用华为品牌,我们一直在查处过程中,华为经过30年构筑的品牌,不会被谁滥用。华为没有造车,也没有任何品牌的车。我们这次文件中,也对品牌的问题进行了明确的要求,严禁华为品牌出现在任何车的品牌前面、或者作为汽车品牌。我们会对所有门店、宣传物料进行清理、整顿,使之回归到战略和定位上来。”

2019年,华为正式成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事业部,定位是“提供增量部件”。但多年来,业界关于“华为要造车”的猜测从未停息,尽管华为已经多次强调“不造车“。

会上,在谈到供应链的管理和芯片替代进展时,徐直军回应称,要确保业务的连续,和对客户的交付。“华为的供应链连续从2012年就开始了,当时就有备胎计划,2019年后才被曝出来,我们希望所有产品都不依赖单一国家和供应商,从2012年到现在,我们做了大量的器件替代和产品开发,未来努力的方向还是持续交付和业务的连续。”

徐直军称,不是华为解决了EDA的问题,而是和合作伙伴一起解决了这一问题。解决14nmEDA工具,对于华为各个业务并不意味着什么,只意味着芯片公司未来可以使用国产化的EDA工具。芯片是目前最热门的话题,“中国的半导体也不会坐以待毙,肯定会自救,自强。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支持所有中国半导体产业的自救,自强、自立的行动。”

今年2月28日,华为公司在深圳华为坂田基地举行了一场产品研发工具阶段总结与表彰会,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包括孟晚舟、徐直军、胡厚崑在内的多位轮值董事长,以及华为终端BU 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等多位华为高管都参加了此次表彰会。

会上,徐直军在演讲中曾透露,华为芯片设计EDA工具团队联合国内EDA企业,已经打造了14nm以上工艺所需EDA工具,基本实现了14nm以上EDA工具国产化,2023年将完成对其全面验证。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