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渊谭天丨蔡英文“过境”窜美 台湾网民是这么说的

按照台湾当局公布的时间,这周蔡英文就将在窜访中美洲国家危地马拉和伯利兹期间,“过境”美国。

谭主找到了台湾地区最大、最活跃的网络论坛,在这里的政治板块,可以看到很多台湾地区网民的讨论,通过这些讨论,可以发现一些线索。

在台湾地区最大的论坛“批踢踢实业坊”里,洪都拉斯的“断交”在这两天引发了热议,其中一条评论,提到了一个规律:“出访”就“断交”。

长期以来,台湾当局想要去美国,只能用“过境”的理由,也就是在出访所谓“邦交国”的中途,在美国停留一会儿。这次蔡英文当局行前炒作“访美”二字时,白宫还特意下场澄清,是“过境”,不是“访问”——白宫,只会把蔡英文的行程视作“私人且非官方的行程”。

要“过境”,出访离美国最近的中美洲国家,是最方便的选择。随着洪都拉斯与中国建交,台湾当局在中美洲的“邦交国”将只剩下2个。

事实上,类似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把台湾当局“过境”美国和“断交”的时间线结合起来,能够看出明显的规律:“过境”美国的同时,台湾当局的“邦交国”,也在越访越少:

蔡英文此前几轮“出访”时“过境”美国的主要城市,半年内,都会有国家与台湾地区“断交”。

谭主联系到了一位台湾地区政界人士,谢大宁,他告诉谭主,确实,久而久之台湾社会现在对金元外交非常反感,觉得花钱买“邦交”是一个无底洞,所以蔡英文当局现在的算盘是依赖美国帮助台湾地区保住“邦交国”,把对美“外交”作为最重要的“外交”。

虽然号称中南美洲是自己的“外交重镇”,蔡英文当局刚就任时,外事部门的四大主管,没有一人是西班牙语出身——西班牙语,才是多数中南美洲国家的官方语言。

去年,蓬佩奥窜访台湾地区。有爆料称,台当局除了给好处费,还有头等舱航班、高级饭店住宿、餐饮及杂费等优待另计,可谓“奴才”服务“主子”,服务到家了。

2021年,台湾当局外事部门所有司局的一项预算中,北美增加的预算高居第一,并且数量是第二位的三倍。

此前,台湾当局给立陶宛提供了12亿美元的投资及融资基金——这很大程度上是出于立陶宛与美国的关系,就好比讨好一个人,要先从讨好平时围在他身边的人做起。

很多台湾地区网民其实看得很明白,他们在“批踢踢实业坊”中指出,台湾当局这样做,就是因为有美国在牵线。

这次洪都拉斯表示要推动与中国建交后,美国的身影确实很快就出现了——但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美国总统美洲事务特别顾问多德紧急赶往洪都拉斯的3天后,洪都拉斯外长表示,在与美国官员会面中,美国称尊重洪中寻求建交的决定。

不只是洪都拉斯,蔡英文当局执政7年,台湾“邦交国”的总数越来越少,台湾当局的名声也越来越差。这样来看,花钱能换来的,只是声名狼藉。

事实上,根据谭主挖掘到的信息,蔡英文的对美工作一直是被动的,蔡英文在美国没什么真正过硬的人脉。

往前追溯,过去几届台湾当局领导人,往往都有自己交好的美国游说公司——李登辉时期,是卡西迪,时期,是BGR。

而到了蔡英文,正是因为和美国人“不熟”,就不得不采取一种洒水似的策略,和所有游说公司都接触试试——谭主挖掘到的,至少有7家。

面孔生,就只能多卖卖力。要“打动”美国人,蔡英文当局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谢大宁告诉谭主,蔡英文当局现在采取了一种盯人的策略,对美国的游说“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花的钱越来越多。

2016年,台湾当局外事部门的预算是224.5亿元新台币,2022年,这个数已经涨到了288.9亿元新台币。

这些钱是怎么流转的?“驻美”机构与美国勾结,最常用的渠道是通过美国的游说公司,和议员搭上桥。

但在台美金元输送已成传统、美国政客的胃口已经被养刁后,蔡英文要从头打理关系,现在撒的这些钱就如同雨过地皮湿,很难说有什么实际效果。

前美国国会工作人员给谭主爆料称,很多议员往往会将有关台湾议题的相关工作交由助理去处理。很多联名提出涉台法案的议员,基本都没有看过法案的内容。

2022年年末,美国国会讨论2023财年年度国防预算时,准备授权美国政府从2023至2027年,每年提供台湾地区最多20亿美元的无偿军援。

但等到了最终的《国防授权法案》,无偿军援预算并未出现,倒是同样为20亿美元额度、12年内需偿还的军事贷款赫然在列。

无偿军援变军贷,美国动动嘴皮,台湾地区无缘无故就欠了20亿美元的债务,强迫借钱还高利,可以说是比提款机还惨。

谢大宁告诉谭主,蔡英文当局选择全面向美国靠拢的路线后,她表忠心的方式,就是一切的政策听美国的,美国人要台湾地区买什么台湾地区就买什么——美国人开账单,台湾地区只有照单付账的份。

台湾当局越向美国靠近,美国越发觉不做事、躺着就能赚钱。这时,台湾当局“倚美”的路径依赖边际效应越来越明显,台湾当局只能不断追加经费,越来越卑微地乞求美国动动手指。

在“批踢踢实业坊”讨论美国军援的帖子中,谭主注意到,有另一个词被频繁提起:“祖产”,台积电。

台积电作为垄断性的高技术产业被“卖”掉,相当于是要“搬空”台湾地区的人财物,“榨干”台湾地区。

去年年末,台积电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新厂举行移机典礼,首批设备从台湾地区运至新厂,紧随其后,就是逾千名台积电工程师陆续前往美国。从厂到人,台积电开始向美国输送本钱,这些行动,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直言,是在美国政府的“敦促”下做出的。

谢大宁告诉谭主,搬去美国,是完完全全的政治决定,是对台积电和蔡英文当局两头施压的结果。当时,这个决定是在美国没有任何补助保障的情况下做出的,并且台积电原本只打算投资120亿美元,在美国总统出席移机典礼后,台积电立即就宣布投资提升到400亿。

这样的投资,百害无一益。谢大宁给了谭主一个数:台积电搬去美国后,高阶制程的收益会骤减40%左右。

台积电原本就是靠高阶制程的盈利来养中低阶制程,这样一来,相当于整体财务都会出现问题。

脸书有一个内部小组,“TSMC(台积电的缩写)大小事”。里面提到台积电美国厂的帖子,情绪一般都很负面:

台积电折射出的,是美国对台湾地区的真实看法:台湾地区,对于美国来说,只是现成可取的“耗材”罢了。一旦无利可图,他们就会立即弃之如敝屣。

从无底洞的给钱,到牺牲台湾地区的发展,蔡英文当局还要迎合美国到什么程度,难道不惜把台湾地区卖个干净吗?

刚刚,国台办回应蔡英文“过境”窜美,称若与麦卡锡接触,必将采取措施坚决回击。

这样向美国靠近的结果是什么,可以想想去年8月佩洛西窜台的后果。据谭主所知,代价远不止如此。一旦蔡英文过境,还将有哪些代价,请持续关注。

就在蔡英文出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