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费高企美国持续搅乱世界(环球热点)

2月19日,美国上千名反战人士在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前举行集会。抗议者要求美国停止煽动俄乌冲突、削减美国军费等。图为一名抗议者手举削减军费标语参加集会。

美国白宫近日公布2024财年预算案,计划为美国国防部拨款8420亿美元,这是美国政府有史以来提出的最高军费预算。此外,预算案还计划为其他部门的国防相关项目注资。

专家指出,美国军费高企,根本目的在于维系霸权。在高额军费的支撑下,美国持续搅乱世界,给全球带来不稳定因素。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又成为美国进一步大涨军费的理由,导致美国深陷“军费越高,越不安全”的怪圈。

据美国国防部网站发布的消息,美国政府2024年预算案提出为五角大楼拨款8420亿美元。该数额比美国政府提出的2023财年军费预算高出260亿美元,比2022财年高出1000亿美元。

“美国政府2024年军费预算创下历史新高。”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报道称,当前,美国军费开支已超过排名其后的9个国家军费开支总和。

路透社报道称,除了拨给美国国防部的8420亿美元,新预算案还计划为美国联邦调查局、美国能源部等其他机构的国防相关项目拨款440亿美元,这将使美国2024财年国防相关总预算达到8860亿美元,这是和平年代美国政府提出的最高国防预算数额。

美国《国防》杂志网站报道称,8860亿美元预计将占美国2024年GDP的3.2%,占美国联邦政府可自由支配开支的47%。

美国军费开支多年来冠居全球。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数据,在2012年到2021年的10年间,美国军费始终高居世界首位,占全球10年军费总开支的39%。2022年12月,美国众议院通过2023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规定2023年美国国防预算高达8580亿美元。这是美国军费开支首次突破8000亿美元。

美国国防部首席财务长兼审计长麦科德日前对美国媒体说,美国2024年军费预算占GDP比例还不是历史最高。美国在伊拉克战争后期及阿富汗战争时期的国防预算占GDP比例远高于3.2%。他还补充说,美国在二战期间的军费开支曾达到GDP的1/3。

为维持高军费,美国不惜掏空腰包。近期,多家外媒注意到,美国财政健康状况有所下降。美国国家债务负担现已超过31万亿美元,远超美国25万亿美元的GDP总额。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称,美国众议院议长麦卡锡承诺要将联邦预算削减1300亿美元,以减少美国债务负担,但参众两院都不反对继续增加军费开支。

路透社称,美国国会将在未来几个月讨论2024年预算案。美国国会可能会在白宫提出的预算案基础上进一步增加军费开支。

据白宫网站发布的信息,8420亿美元中包括向美国国防部“太平洋威慑计划”定向投资的91亿美元。该计划旨在加强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存在。新预算案还提出为乌克兰提供60亿美元援助。此外,新预算案还表示要投入20亿美元,“在印太地区进行改变游戏规则的投资”。

在武器装备上,美国也在持续“烧钱”。路透社称,新预算案提出为武器研发计划投入1450亿美元巨额资金,专门用于开发高超音速导弹等远程打击武器,推动美国军事装备现代化。

美国白宫在声明中称,2024年军费预算案旨在“确保美国安全”,加强与盟友和伙伴合作,以“应对紧迫的全球挑战”。其中,“中国”和“俄罗斯”成为该声明中高频出现的关键词。

“美国维持高额军费的根本目的在于维系自身霸权。”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袁征表示,美国在外交领域一向信奉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认定军事力量是美国全球霸权的重要支柱,坚信若要维护美国霸权地位、提升美国所谓对国际事务的干预能力,就必须在军费上加大投入。

“美国近年来把战略重点回归到所谓的大国竞争,将中国、俄罗斯等视作主要挑战和威胁,希望在面对战略对手时保持强大的军事威慑力,因此不断追加军费投入,使得美国军事开支增势明显。同时,美国持续对乌进行军事援助,使得美国国内弹药库存下降,需要采购更多弹药来弥补空缺,进一步推高美国的军费支出。此外,通胀因素也对军费上升产生影响。”袁征说。

“当今世界,从俄乌冲突、伊核问题到南海争端,许多冲突和纷争背后都有美国的影子。”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周方银说,“美国一直把军事霸权视作实现战略目的核心手段,希望以军事优势谋求其他方面的利益。与此同时,美国还希望通过增加军事投入,增强其盟友对美国的信心,维持美国主导的同盟体系。”

“美国仍被虚假的霸权梦所困。”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近日刊登波士顿大学国际关系与历史学荣誉教授安德鲁巴切维奇的文章称,美国外交政策机构坚持认为世界需要更多美国军事力量,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的惨败也没有阻止美国继续在军事行动上“下注”。数十年来,美国在军事上的错误判断浪费了美国大量财富,牺牲了成千上万美国人的生命。据布朗大学“战争成本核算”项目估算,“911”事件以来,美国的全球军事行动花费了约8万亿美元,这些军事行动的代价远大于收获。

美国军费高居不下,背后还有军工复合体作祟。路透社报道称,美国2024年预算案是第一个明确提出与美国军火商签订长期合同、用于导弹和其他弹药采购的预算案。以往,这类长期合同只用于飞机和轮船采购。报道称,新的预算案将使雷神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洛克达因公司、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和通用动力等美国主要的军火商获益。

周方银表示,由美国军方、军火商、政客、智库等组成的军工复合体在美国拥有强大的政治影响力。近年来,美国在经济形势下行、财政困难增加、政府收支不健康的情况下,仍然维持高额军费开支,已经对美国经济增长和竞争力造成损害。但是由于军工复合体的游说和鼓动,美国政府即使缩减其他支出,也不肯削减军费开支。

“美国国内始终有削减军费的呼声,但最后往往都无果而终,这背后显然有庞大的利益集团从中作梗。”周方银说。

高额军费持续支撑美国的海外军事行动。有美国媒体通过梳理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的数据发现,从1798年到2022年,美国在海外共发动了469次军事活动,仅冷战结束至今的短短30多年间就发动了251次,数量远超冷战结束前190多年间的总和。这些军事行动的目标涉及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

在新一轮高军费的刺激下,美国的军事计划更加活跃。据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报道,美国2024年新预算案拨给美国能源部的资金,将为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提供“强有力的技术和工程基础”。日前,美英澳刚刚宣布新的核潜艇合作方案,三国的核扩散行为又迈出危险一步。

袁征表示,美国崇信武力,执迷于增加军费开支、提升对外干预能力,这样的理念违背了《联合国》宗旨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与世界和平发展的潮流背道而驰。当前,美国在强大军事力量的基础上,还在大幅增加武器研发和采购支出,推进其军事装备现代化,这对其他国家来说是一种危险的信号。此举将刺激军备竞赛,加剧国际紧张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