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特朗普被控34项重罪仍未影响选情?专家:美国政治“钙化”

当地时间2023年4月4日,美国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因涉嫌“封口费”出庭后,在海湖庄园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本文图片 人民视觉

在经受了两次弹劾、一次特别检察官调查之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再次霸占了全美乃至全球头版——被指控犯有34项重罪的他,于4月4日来到曼哈顿下城的刑事法院大楼出庭接受指控。在特朗普在庭审中仅有的几次开口机会中,他身体前倾,在拥挤但安静的法庭上说:“无罪”,《》将此刻描绘为“一个超现实的场景”。

对于负责此案的检察官阿尔文·布拉格(Alvin L. Bragg)来说,特朗普作为刑事案件被告出庭的第一天无疑是自由派期待已久的时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布拉格在传讯特朗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再多的钱和权力”也无法改变这一点。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韦宗友向澎湃新闻()指出,由于下一场庭审将在今年12月4日进行,双方仍将在这期间的几个月中进行博弈。“打着法律和民主的旗号,而共和党方面则认为这是籍检察官的公器私用,目的是对特朗普进行政治迫害。持续的互相攻击必将影响到2024年的选情。”韦宗友说。

当地时间2023年4月4日,美国纽约,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右三)在曼哈顿刑事法院出庭。

此案在特朗普的老家纽约被提审,但特朗普的司法之旅可能不会在纽约结束:他在佐治亚州和华盛顿特区面临另外三项刑事调查,涉及破坏选举和不当处理敏感政府记录的指控,而这些都是所谓“美国民主和安全”的核心问题。

自从特朗普首次宣布参加总统大选后,美国政治就进入了“巡回演出时代”,不论是特朗普在推特上的“狂人语录”还是他对虚假信息的来者不拒,都让原本严肃单调的美国政治头版增加了娱乐版的欢乐色彩。而现在,针对特朗普的第一起刑事案件就是对他支付封口费以掩盖与艳星的幽会,《》毫不客气将其描述为——小报总统和他的小报起诉书。

随着指控的公开,公众可以更深入地研究一个关于性、谎言和阴谋的俗气故事的所有细节,这个故事源于八卦专栏,但由于特朗普的前总统身份,最终以重罪诉讼告终。这起案件的主要参与者就组成了比小说还离奇的组合:艳星、支付封口费的阴谋家和被指控34项重罪的美国前总统。

“无论是从私德,还是从特朗普的从商经历,以及在2020年大选之后国会山骚乱中的表现,都认为特朗普是问题缠身的。所以说总体来说支持对特朗普的这样一个调查起诉,他们认为这是美国法治民主的胜利,必须要让这些有道德污点,或者说有违反法律嫌疑的人无法危及到美国的法制、选举政治或破坏美国的宪法和选举制度。”韦宗友说。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美国主流媒体对“封口费”一案进行报道前,特朗普已经在其社交平台上提前放风此次案件。上海市美国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陈佳骏向澎湃新闻指出,从特朗普的行为来看,他已经把握住了其选民的心态,他抢在媒体之前,先制造出这样一个新闻事件,媒体再跟进,反倒会增加其选民对主流媒体的抵触,从而激发选民支持。

目前来看,特朗普“封口费”一案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据路透社4月3日报道,48%的共和党人仍希望特朗普成为共和党的最终竞选者。而3月14日至20日开展的民意调查显示,有44%的共和党人希望特朗普成为共和党籍总统候选人。这意味着特朗普的受支持度在此之后还有所升高。

对此,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教授王浩向澎湃新闻指出,美国这种基于文化认同、价值观认同的政治社会分裂正在主导政治的走向,如果说传统的、由于经济阶层因素导致的分裂还有可能通过利益的交换去达成共识,族裔文化价值观的分裂就很难依靠政治手段去弥合。伴随着民粹主义力量的兴起,族群矛盾会被进一步加深,而特朗普支持者对他的支持恰恰就是建立在这种价值观和身份认同基础上的。

除此之外,王浩提出“钙化”的概念,如果说政治极化仅仅是双方对立程度比较深,但阵营还可以变动,那么钙化意味着阵营的转换变得越来越难。“支持特朗普的人,绝对不会改投其他的候选人。”王浩说。

在离开法院后,特朗普在其社交平台上发帖重申,“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当然,该案件最终的走向、是否存在违法行为将由陪审团决定。事实上,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办公室在过去五年来一直在调查特朗普“封口费”一案。随着特朗普的传讯完成,检察官需要将他们在调查期间收集的证据移交给其法律团队。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特朗普的律师称要在几天内对针对特朗普的指控提出异议,并称“已经准备好对纽约的案件提出动议”。提出动议是指请求法院在审判开始之前就与案件有关的事项作出决定,如特朗普方提出“驳回动议”,即要求法院驳回全部或部分案件。辩护律师通常可以在传讯后45天内提出动议。

陈佳骏指出,根据纽约州定罪的级别,特朗普面临的重罪级别是最低的,最多或只判四年,再考虑到其初犯的情况,很有可能就算被定罪也不会入狱。那么根据美国宪法,他仍可以竞选总统。

从海湖庄园到“封口费”事件,美国党争在其中发挥的因素已难以被忽略。王浩认为,从2020年总统大选之后,美国两党之间“报复性政治”开始大行其道,从对对手的攻击上升到如今的调查、指控,特朗普“封口费”事件也难以脱离开这样的大环境。

考虑到特朗普已经宣布参加2024年总统大选,而拜登也预计在未来几个月甚至几周内宣布参选,敏感的时间点加上美国报复性政治的背景,特朗普被指控的背后有非常明显的党派斗争因素。“如果特朗普拒不妥协,而或美国司法机构掌握了其犯罪证据的话,特朗普是有可能被定罪的。第二个可能是特朗普为了避免被定罪,和或其他政治势力进行妥协,比如以宣布放弃2024年大选为交换条件,以免于调查。”王浩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