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怒怼加班”到“怒怼无工作”

近日,一个类似“愚人节”恶作剧般的“新闻”,成为焦点中的焦点,也成了这句线日,清明节前一天,冒充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员工的一名男子,制造了“中国电科员工怒怼领导清明节强制安排加班”的一串聊天记录截图,迅速在网络上热传,一度冲上热搜第一。

4月5日,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回应称,网传微信群聊天记录所涉单位和人员,都不是其集团公司所属成员单位和员工。该集团是个国有企业,他们排查还挺认真,开展了多轮次排查,结果表明,“包括劳务派遣和协作人员,均无此人”。

4月7日,四川德阳警方通报,网传“中国电科加班事件”系捏造,涉事者已被行政拘留。

主事者名叫陈志龙,是他虚拟了中国电科的员工姓名和头像,制作了多张“怒怼领导”的微信群聊天截图,发布到网络社交平台,一手导演了这起“震惊全国的闹剧”。

他这个发泄情绪的“截图小爽文”,如果选择在4月1号“愚人节”那天发表,估计大家只是“一笑了之”;但到了4月4日情况就大不同了,网友们第一时间都会当真。

言为心声。“小爽文”尽管话语很糙,但许多人觉得“怼出了自己的心声”。我当时仔细看了文中事主想表达的核心意思,特别提醒过:要注意,别傻傻分不清,那是怒怼当事人心目中两个属于“狗屁”的中层领导;他只是借了“被要求清明加班”的由头,其本质上并不是怒怼加班,或者说怒怼的是有点小权的无能领导经常乱安排加班。

现在真相已明了:根据警方通报,陈志龙“此前向中国电科求职未被录用,心生不满”;他之所以污名化中国电科,原来是想要到中国电科“加班”而不得。也就是说,他“心生不满”从内心深处开骂,怒怼的是领导没有录用他、让他没得工作,跟“清明加班”没有半毛钱关系。

有网友笑言这属于“地狱笑话”:你以为他是反对加班,其实他是想去中国电科加班,人家不给机会,才报复;中科电本来不加班的,结果为了挖陈志龙出来,连续加班3天。

还有网友直言,这是一篇很天才的“虚构小说”:陈志龙一人饰演十几个角色,游刃有余,基本不露馅,而且“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木三分”。

里头编了一个细节,用来怼领导:“就说CP2的自动程序,让我们改了5次,最后一次我不想改了,直接把第一版换个名字改成第五版就给你了,你居然还说这版做得很好。你就没发现,除了标题,其他的都一样吗?”然后夹叙夹议进行评点:“我们为什么天天加班,说到底就是管理层垃圾,不懂管理,还瞎管,尸位素餐。”

最后部分说的是“江湖路远,有缘再见”,一众“同事”齐刷刷分别回应:“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路者,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为生民立命者,不可使其殒殁于无声。”

不过,仔细推敲,以假当真的虚构内容难免也会露馅。“读金庸”的六神磊磊有个“神点评”:陈某龙懂领导,懂舆论,但却不懂一样东西:同事。他居然幻想有一批会呼应他的同事。“回头来看,那些聊天记录最不真实的就是他怼领导的时候大家集体帮腔,真实中哪有啊,当你头脑发热怼完领导之后,会发现别人全部只是沉默。”

无论内容编得怎么样,这个事情最清晰的反转,就是从“怒怼加班”到“怒怼无工作”的反转。“内容是假,内核是真”,在内核本质上,该男子是对“没工作”不满,而不是对“有加班”不满。

我感慨:现在竟然还有班可加,你得谢天谢地了!如今多少人,尤其是这两届的高校毕业生中有多少人,压根儿就找不到工作!至于互联网大厂多少人被裁员而丢了工作,大家心中总有点数吧?

该事主因为“求职未被录用”而心生不满,这从另外一个侧面也可见如今找工作之难。试想:领导强制安排你加班,你生气;领导不仅不安排你加班,甚至不给你活干、让你下岗没饭吃,你也生气——两相比较,哪个更让你生气?

经济高速发展的时候,大家忙不过来,加班成了常态。合情合理合法的加班,无话可说;被强制加班、加班无薪酬,当然会遭到反对,不可持续。休息是第一权利,加班是第二权利;休息休假是常态,加班是非常态。遥想2006年,我曾经在《南方周末》上发表过一篇文章,谈的就是加班的权利和休假的权利,其中谈到了美国休假的权利:

美国对“出勤与休假”的规定极为细致严格,在《美国法典·宪法行政法卷》中译本里头,《出勤与休假》的规定长达16页,其中“休假”部分有11页。而美国宪法,包括已批准的“修正案”在内,却只有区区10页,篇幅比“休假”部分还少了1页!

出勤和休假都是权利,保障权利是第一位的。而美国宪法本质上是限制公权力而保障公民权利的。

20世纪后期,我在中国屡屡听到日本“过劳死”的消息。在经济高速发展过程中,“加班大国”日本出现了员工“过劳死”现象,吸引了全世界关切的目光。有学者直指:出了名的“过劳死”一词源于东瀛,日本人称为“karoshi”,2002年收录《牛津英语词典》,英文解释为“death from overwork”。日本社会对此采取了相应的预防与救助对策,日本政府也出台法律法规,以预防、控制“过劳死”现象进一步发生。

金属都会因为疲劳而断裂,更别说血肉之躯的人了。劳动强度过大、工作时间过长、心理压力过重,导致长时间疲劳,人也是会“断裂”的。无论是在哪个国家,怒怼“非法强制加班”、怒怼“过劳死”,都是必须的。

然而今日之中国,劳动就业情况已经大不一样。尤其经过三年疫情,经济之“水”落,就业之“船”低。岗位竞争,内卷厉害。“毕业即失业”,已然成为常态。2023年中国高校毕业生将达到1158万人,这是继去年首破千万后再创新高,同比增长了82万人,“就业难”不说“难于上青天”,那至少跟“蜀道难”也差不多。

就业太难,于是考研。2023年研究生报考人数高达474万,比去年的457万增长了17万,都快逼近500万了,而录取率不到20%。这真是“没有最卷,只有更卷”。“北京硕博毕业生人数首超本科生”的消息,日前也引发了关注,其实很多高校也都是这个情况。

“这世上本来有很多路,堵着堵着,卷着卷着,就没了路。”经济尤其是民营经济不蓬勃发展,那就没有“加班苦”可怒怼,只能怒怼“没活干”了;更没有“过劳死”可怒怼,只能怒怼“躺平死”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