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政治教育模式陆军某部开展“三个半小时”新闻调查

早晨听半小时广播,中午读半小时报纸,晚上看半小时电视——这是官兵们所熟悉的“三个半小时”。

这项官兵们习以为常的制度,诞生至今已有30多年,甚至超过了很多官兵的年龄。

1988年6月,《军队基层建设纲要》(试行稿)在“活跃基层文化生活”中,明确提出了“要保证官兵每天有收听广播、收看电视新闻或读报的时间”。

同年11月9日,《报》刊发了一篇名为《“试验田”里的新思维》报道,在文中首次提出了“三个半小时”概念——时事政策教育,除必要的集中教育外,主要放到每天“三个半小时”(即听新闻广播、看电视新闻、读书看报各半小时)去解决。

随后这一做法在全军推广,逐渐形成了基层开展政治工作的一项优良传统,成为筑牢官兵思想政治防线、提升思想政治教育质效的重要阵地。

2009年,新修订的《思想政治教育大纲》第41条日常教育制度规定:各级应当坚持组织收听收看广播电视新闻,组织读报和上网学习……尽管《大纲》中并没有明确提出“三个半小时”,但仍强调运用大众传媒资源进行思想政治教育。

不少兵龄长的官兵对“三个半小时”都有特殊情怀。在网络不发达的年代,“三个半小时”是官兵获取外界信息的主要渠道。它将相对封闭的军营环境与外界连接起来,成为官兵了解世界的一扇窗。

随着时代变化,部队信息化建设迅速发展,网络抵达基层班排,“三个半小时”制度在信息洪流中不可避免地遇到新问题。

时间久了,有的官兵认为,“三个半小时”已不适应时代发展和部队实际,应该将其减为“两个半小时”“一个半小时”,甚至取消这种制度。

今年4月,下发《关于构建新时代人民军队思想政治教育体系的意见》,关于这一问题给出了“官方”答案——“创新‘三个半小时’实现形式”。

虽然只是短短一句话,但从制度层面告诉大家,“三个半小时”在新时代仍然具有生命力,仍将作为思想政治教育中必不可少的环节实施下去。

新时代的“三个半小时”究竟该怎样创新形式?如何焕发时代活力?陆军某部对此进行了尝试和探索。尽管目前仍有不少问题等待解决,但这些尝试和探索,值得其他部队思考和借鉴。

秒针嘀嗒嘀嗒跳动。下士张豪扫了一眼手表,盼着时间再走快一些,在马扎上扭来扭去。手中的书本,已经停留在一个页码上长达10分钟。

张豪悄悄扭头瞄了瞄连队值班员,又把目光投向身边战友。大家正襟危坐,或拿着报纸,或捧着书本,但游离的眼神明显暴露了他们此时的状态——和张豪一样,战友们的心思也没在读书看报上。

这是陆军某部榴炮一连组织读书看报时的一幕。这种状态张豪并不陌生。入伍3年来,他几乎每天都要参加“三个半小时”。遇到感兴趣的内容时,他会积极参与其中。但也有一些时间,张豪和许多战友一样,会利用“三个半小时”放松一下紧张训练后的疲惫身体。

“说不上从哪年开始,‘三个半小时’忽然没了昔日的吸引力。”在苏晨这位有着15年兵龄的老兵记忆中,“三个半小时”曾风光无限——以前,许多战友担心无法准时读书读报、观看新闻,都不想在午饭后或晚饭后打扫饭堂。

一名教导员也坦言:在网生代官兵眼里,形式新颖、实效明显、贴合兴趣的教育方式更易被接受,但“三个半小时”的传统组织形式明显不符合这些条件。

47.5%的官兵认为,在信息来源渠道花样纷呈的情况下,传统的听广播、读报纸、看电视教育形式过时了;

48%的官兵认为,“三个半小时”的时间较为零碎,学习内容不系统,效果难显现……

虽然需要占用看新闻时间,但吴骏澜还是答应了下来。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们前脚刚走,政治工作处就来检查“三个半小时”的落实情况。

“一个通报是少不了啦。”吴骏澜心中颇有牢骚。毕竟,“三个半小时”被占用,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三个半小时’是一项基础工作,需要长期坚持。”火力营教导员范厚超认为,恰恰因为太基础了,反而导致在日常的落实上打折扣——不少带兵人觉得,反正每天都要搞,偶尔不搞也没什么。

随着调研的深入,不少问题浮出水面——有的连队经常利用早晨听广播时间搞体能训练;有的连队利用读报、看新闻时间进行教育补课、开展军事训练、收看娱乐节目、活动;有的连队在执行大项任务时,将需要坚持落实的“三个半小时”变成了“可串可占、可换可改”的弹性项目……

数据更好地说明了落实过程中的随意性:60%的主官都没能坚持每天组织新闻点评,通常是由值班员代劳或是压根不组织。

久而久之,“三个半小时”的落实更像是多方选择性忽视——一方面是形式化地读了、看了、听了;另一方面是频繁地占用挪用。

调研数据的出现,让各级带兵人意识到,创新“三个半小时”的实现形式,刻不容缓。

某话务连指导员冯丽华是从战士一步步成长起来的。考学那年,面对枯燥深奥的时事政治,“三个半小时”让她获益良多。

冯丽华坚持每天听广播、读报纸、看新闻,一直持续了半年多。最终,她在军考的政治课目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任职指导员后,冯丽华以“过来人”的身份,坚持组织连队官兵每天读书看报、收看新闻,并为此想了不少办法。

今年上半年,冯丽华组织连队开展“月度一书”活动。在她的规划里,每人每天利用半小时阅读有益的课外书籍,一年下来积累的知识量绝对可观。

让冯丽华没想到的是,虽然自己进行了“现身说法”,也取得了一定成效,但还是出现了一些战友“不买账”的情况。除了表面敷衍之外,有人私下吐槽: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些“老套路”。这让冯丽华不由地感叹: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想静下心来看书读报,真是件不容易的事。

和冯丽华不同,某支援保障连指导员徐龙决定从“三个半小时”的组织形式上进行突破。他认为读书看报是为了获取信息,“网络上有海量资源,通过手机组织官兵读书看报,既能激发兴趣,也能涉猎知识,岂不一举两得?”

同时,徐龙也注意到一个现象,一些官兵借用手机发放的时机,进行聊天、刷微信朋友圈、看娱乐新闻……“手机发给大家的同时,要避免娱乐化倾向。”他说。

随着调研工作的进行,创新探索过程中的困惑都被纳入了调研报告。一个结论逐渐明晰:关于“三个半小时”出现的种种问题,并非是过时了,而是需要一种适应当前时代的形式,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时代突围。

“随着实战化练兵、改革转型深入推进,传统的思想政治教育形式难以适配高度动散的客观环境和日益繁重的使命任务。”该部政治委员董飞认为,通过“短平快”的方式实现高效教育是大势所趋,“三个半小时”无疑是个好平台。

经过多次论证,该部《关于创新“三个半小时”实现形式的意见》出台。文中明确政治指导员是开展“三个半小时”的第一责任人,基层连队要结合单位实际,尊重官兵主体,以实际成效为根本导向,丰富“三个半小时”组织形式,鼓励带兵人在制度允许范围内用好互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