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黑、站队、当水军影视自媒体面临“春节档的诱惑”

今年的春节档,是三年之后第一个春节档。时至今日,《满江红》《流浪地球2》票房均已过10亿,豆瓣口碑都在8分以上,可以说是口碑最好的一个春节档。过去的三年时间中,电影行业经过了严峻的考验,但也促使着大家更追求质量。这三年中,自媒体人也经历了行业的低谷,甚至有接近一半的人员离开了这个行业,如今也算是看到了希望。

在这个春节档,在电影行业似乎即将恢复的当下,自媒体人似乎遇到了不少”负面的诱惑”,有黑水商单,有站队需求,加之粉丝有组织的集体举报,这些的经历作为这个春节档的一部分,虽然不影响大家团结奋进的大局,但无疑也是一个遗憾的注脚。

幸好,有下面这些自媒体人愿意站出来和我们揭露这样的不良现象,毕竟,我们都不希望这些事情破坏得来不易的电影市场。

阿城的观影团是他所在的城市最大一个观影团,今年春节档的7部影片中都与阿城的观影团有合作,有六部在大年初一扎堆上映,所以在大年初一当天,阿城的观影团工作非常忙。在事先看过一部分影片之后,阿城心中对于片子的口碑已经有了预期。他感觉除了《熊出没》不在同一个评价体系之外,另外六部电影的质量都在水准线以上。他自己私心最喜欢《满江红》,不出所料,电影上映的第二天就完成了票房反超,登顶春节档当日票房冠军。之后,第三天更是完成全面反超。

阿城的观影团是比较依赖的线下场所的,所以在过去的三年多里可谓是尝尽了苦楚。一方面过去三年的影片供给不足,但这对于有一定积累的大型观影团来说尚且可以勉强度过。最要命的是封控和影院停业,因为对于观影团来说,影院关门等于没有收入。但总的来讲,因为阿城积累的口碑与业内知名度,疫情三年对于阿城的业务影响并不深,到今年春节档之前,阿城的观影团依然业务不断。

阿城原本是一位资深媒体人,住在一线城市。他之前所从事的工作是记者。从事记者10年来,他积累了丰富的人脉。2018年,他创办了自己的自媒体,恰逢文字链流量下滑,之后他选择了通过做观影团来实现盈利。

第一,相对于其他渠道来说,观影团落地快,成本回收也比较快。一个观影团,从谈场地到招募,再到执行,不到两周的时间内就能完成。再者,片方在营销方面需要观众口碑。众所周知,豆瓣评分的计算标准十分苛刻,且会精准识别水军,观影团的价值也正在于此。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片方需要带流量的观影团来扩大宣传,而阿城的自媒体自带数量可观的粉丝积累,这也是阿城之所以能够在自己的城市里做大的原因。影片映后,也不会刻意引导观众口碑输出方向。

今年,某以视觉唯美为主打影片片方在上映前做了一些观影团,这些观影团往往会强制观众上交多份五星好评。但阿城不屑一顾,他认为还是必须要尊重观众的选择,观众的体验仍旧是最为重要的。阿城的观影团十分注重粉丝的服务,时常会有小礼品,疫情前条件允许的时候,还会给粉丝备水。阿城在观众群体中的认可度,正是这样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

未来,观影团的需求可能也会渐渐式微,阿城正在观察视频领域的动向。近来,阿城在视频业务上也做了一些尝试,推出过现场口碑视频,收获了不错的效果,但他希望能够将计划考虑成熟之后落地。

同样是资深记者出身的小刘原本是一名理工科学生,凭着热爱学习了视频剪辑,做了视频记者。2018年视频媒体趋势抬头,他看到了其中的可能性,于是他辞职并给了自己一年的时间专心做视频媒体。网站对于内容创作者的支持力度非常大,符合自身定位的优质内容会优先选择推送,并且疫情前每100w播放量会有3-4千的创作激励。配合其他的激励措施,优质的视频创作者更容易被观众发现。小刘自己也在不断的调整方向,精心打磨内容,疫情的前两年反而是小刘成长最快的两年。

每次热门档期,都会有头部影片的片方主动找来合作,而每年的春节档,更是各路宣发方必争之地。2019年的时候,8部片中有3部会找到小刘合作(这个数字在2021年的时候翻倍了)。网站也会优先给他很多官方层面的项目的合作,用一年的时间,小刘就实现了正向的盈利。而今年的春节档有3-4个片方找到了小刘合作,生意还是非常喜人。

其实,不仅仅是春节档,2019年以来,片方对于视频媒体的需求都是高于对文字媒体的,所以片方预算倾向都在慢慢向视频媒体靠近。2019年之前宣发过程中视频媒体的预算大概占30%,而今年春节档,综合抖音、快手、B站等相关数据粗略预估视频媒体的预算可能在80%以上,片方更愿意将预算投入到视频媒体而不是文字媒体中。这客观上也成就了小刘的事业。今年的春节档,他私心最喜欢《深海》,他认为这部片子有如今的结果十分可惜。《满江红》和《流浪地球2》他也非常喜欢,不过他对某些特别的行为却非常反感。

今年的春节档,各路宣发都在买视频砸别人的口碑,小刘也接到了这样的订单。早在一个月前,春节档某部电影的宣传方就给小刘递来了橄榄枝,要求他给同档期的另一个对手做一期“黑水”视频,被小刘坚决拒绝。小刘的朋友、宣发公司出身的小A自述,这属于业内司空见惯的现象。更有一些媒体和片方之间的利益是深度绑定在一起的,所以旗下控制的所有的账号都会发布所谓的“洗地”、“黑水”之类的言论。

小刘对这种现象嗤之以鼻,尽管小刘赞扬某部影片的视频一上线就被黑水攻陷,但他却不愿意参与到这种“内卷”中。有着将近十年媒体工作经验的小刘,即使转行做了视频博主,还是抱着媒体人原初的信念。

“这是在消耗观众的耐心,是在腐蚀整个行业的根基!观众可不会分清具体是哪家做的,他们只会认为国产电影全体烂透顶,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市场乱象。”他非常理解一部分自媒体接单的原因,毕竟疫情三年来大家都过的不容易,大家都不得不吃一些不愿意吃的菜。不过,小刘是一个热爱电影的人,他不愿意心爱的电影行业因此蒙尘。电影市场刚刚恢复一点元气,互黑是一种“涸泽而渔”的行为,这样做不仅会伤害电影,更会伤害观众对国产电影整体的印象,属于不可持续的动作。

“没有复苏的时候,我们期盼着电影行业复苏。但是一旦复苏,各种骚操作就会跟着重新回来。”在小刘看来,买黑水黑别人不如把自己做好。在“黑”战中,赢是一时的风光,输掉的是观众对行业的信任。

阿布是一个kol,在微博和豆瓣都有很多粉丝。2005年,阿布开始玩豆瓣,2007年他开始玩微博。最开始他只是分享一些小众影片的观看评价,之后熟练的掌握了科学上网技巧,他开始翻阅外文网站、订阅外文杂志,并从上面摘抄第一手新闻并翻译成中文给微博的粉丝,他变成了一个外国电影领域的垂直博主。2018年他在朋友的建议下创立了自己的自媒体,彼时在2018年暑期档的“余波”之下,电影市场还比较火爆,阿布也接到了一些商业合作,也做了观影团。

从疫情开始,特别是去年到今年春节档的这段时间,所有影片宣发动作都十分“着急”,且预算有所减少。今年的春节档,宣发公司80%的预算都放在了视频媒体身上,文字类媒体的预算更难抢,所以对于阿布这样的垂直KOL影响就比较大。阿布把自己的公众号更新频率调整到了一周一更,以节省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