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副眼镜动辄上千眼镜暴利迷局该怎么破?

暑假来临,又到了学生配眼镜的高峰期,不过近年来,动辄数千元的配眼镜花销,让家长们把近视和牙齿正畸、打生长激素等,一同列入养娃 败家三件套 。

能列入 败家 行列,可见配眼镜的花费,让家长们 肉疼 。20 元的镜架,200 元卖给你是讲人情,300 元卖给你是讲交情,400 元卖给你是讲行情 ,这个市场流行的吐槽,又道出了让家长们 肉疼 的原因。

这个吐槽,还真不夸张。以从事眼镜零售的连锁龙头企业博士眼镜为例,曾披露过 2016 年的价格数据,当时镜架的采购单价为 89.06 元,而同期的销售价格达 506.88 元;每片镜片的采购单价仅 28.82 元,同期售价则是 281.75 元,售价是成本的近 10 倍。而其毛利率,更是惊人。在 2019 年,博士眼镜的分产品毛利率中,镜架的毛利率 74.44%,镜片毛利率 84.4%。这是个啥概念?毛利率在 75% 以上,就可以称为奢侈品了。

一副小小的眼镜,利润率堪比奢侈品。但眼镜从业人士却在叫屈,说眼镜暴利是个 伪命题 ,因为眼镜批发行业内净利润普遍维持在 8% 左右,眼镜零售店净利润不到 10%。

实际上,眼镜价位高,主要因为眼镜零售端具有区域性、分散性经营特性,行业集中度不高,这直接导致了镜片行业运作不规范,行业竞争激烈但竞争水平低且无序,所以把价格竞争当做了主要的竞争手段。

眼镜利润没有想象的那么高,则是因为眼镜店的营销及销售费用、房租成本、人工成本等费用太高了。还是以博士眼镜为例,2018 年 ~2020 年,其销售费用加上 10% 左右的管理费用,就占到了其营业收入的六成左右。这其中,房租成本和人工成本,又会占到眼镜店销售费用的 80% 以上。

针对上述问题,不难发现,想让眼镜价格降下来,缩短产业链条固然很关键,但最要紧的,还是要对标国际市场,尽快补全缺失的技术指标和行业标准,通过制定、细化和更新市场监管法规或政策,加强对眼镜产品质量、市场秩序的监管和整肃,让技术不规范、质量太低劣的店铺早日出局。同时,眼镜店也要改变传统的营销策略,从惯常的地推或向电商努力转变局面中,开拓出新的营销方式与营销渠道,有效利用短视频等新兴营销方式,降低其销售成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